《购物凶猛》梳理国人百年“买买买”的历史

[field:click/]次浏览 已收录

  剁手党!买买买!一个世纪以来,消费主义的大潮已经让人无法独善其身,必须消费,只能消费,消费已经成为人们构建身份认同的渠道。然而,“消费至死”的时代,将会把我们带往何处?

  一个世纪以来,消费主义的大潮让人无法独善其身,消费已经成为人们构建身份认同的渠道。。本书紧扣“消费”这一线世纪中国政治、经济、社会的诸多变化。在20世纪历史光影的诡谲多变中,购物和消费主义如何把这个古老的国家改造成今天的模样,消费者的集体面孔又是如何被一次次地篡改与重塑。本书重新梳理了这背后繁复纷乱的历史线头与社会群像。

  作者认为,在宏大的历史叙事之外,还隐藏着一个小体量的历史,它真实而琐碎地存在于我们的日常生活中,隐藏于每个家庭的锅碗瓢盆里,潜伏于我们目光无法达及的晦暗幽深处。由这些历史细节编织而成的,是消费主义在中国“本土化”的历史进程。每个消费者都是这段历史的见证者,他们在购物的同时,也在不知不觉中参与并改变着这段历史。

  中国消费者一百年来痴迷于消费,被消费迷惑,但同时,关于消费主义与中国社会的关系,依然存在很多疑惑需要解答,本书则试图解答这些疑惑。

  晚清时代,中国被西方的坚船利炮打开国门,西洋的商品大量流入。对此,有人欣然接受,有人忧心忡忡,有人激烈反抗。无论人们作何选择,在旧传统与新观念之间的这场较量中,中国人第一次体验到购物与消费的魅惑,并亲手推开了“现代国家”的大门。

  民国时代,时局动荡,然而这并没有阻碍消费主义在这个国家的生根发芽,购物在中国人生活中扮演的角色愈加重要。广告、百货公司、洋货、国货,共同构筑了消费者对于民族国家的想象,花钱购物似乎成了事关国家荣誉的大事,消费者无法独善其身。购物,不仅意味着欲望的满足,更是一种立场的表达。

  随着1978年开放政策的实行,一度在中国大陆销声匿迹的商品消费和市场经济,在数十年后重回现实。欧美与日本的广告和商品源源不断进入中国,人们的生活方式发生着巨变,消费主义重新成为中国社会的主流价值观。时代的转型与变革,悄然发生在人们的消费清单里。

  从1990年到新世纪,中国人的购物愿望更强了。消费不仅是普通中国人实现“幸福”的途径,而且成为定义自我身份的方法。超级市场、大型购物中心、商业步行街等在中国拔地而起,改变着城市的地貌景观与人们的消费观念。除了无止尽的消费,这个时代的人们似乎已经别无庇护。然而,需要思考的是:“消费至死”的时代,将会把我们带往何处?

  孙骁骥,80后,财经作家,国际金融理财师CFP持证人,毕业于英国谢菲尔德大学和香港中文大学,常年致力于经济史和财富管理的研究。“腾讯·大家”、“百度·百家”、“雪球财经”、“金融界”等网站专栏作家。著有《不列颠笔记》《致穷:1720年南海金融泡沫》等书。

  整个中国近代史就是中国走向世界的历史,因为近代历史是从西方开始的,我们无论如何都要顺着这个潮流走,没有办法,不可能另起炉灶。就像今天,我们住的房子,桌椅板凳,服装发饰,都是西方的。越是晚近的中国,就越接近世界,而消费,就是改变中国的一把无形的利斧。作者眼光很毒。——张鸣

  中国目前有着世界上最大的消费群体,中国旅游者在世界各地的“买!买!买!”之豪爽,已经成为一个奇观。本书把这样一个奇观放到整个20世纪的大背景下,追寻其来龙去脉,帮助我们理解商品消费后面的政治、经济、历史和文化各种复杂因素,从而建构出一部严谨却又不失生动有趣的20世纪中国消费史。——王笛

  18世纪启蒙运动时期就有关于商业和奢侈的激烈争论。正如18世纪的法国哲学家、诗人Jean F。 Saint-Lambert所揭示的,消费和奢侈不仅是一种经济现象,而且是现代社会核心的道德与政治问题。从道德上说,如何看待消费,关乎如何看待人“自爱”(“爱自己”)的合理性与限度。从政治上说,消费涉及的是人们充分利用其财富以确保自己快乐生活的权利和正当性。相信这部关于中国消费史的著作能够成为对相关问题的一次启蒙。——徐贲